[退出]

阳泉生活资讯网_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
阳泉生活资讯网>感情 > 正文

深夜男子握住女人纤细腰肢 想要干那事

2017-09-11 18:22:42 来源:阳泉生活资讯网

  

      夜幕降临。

  主宅的宴席已经结束,宾客纷纷散去,很快,偌大的庄园就恢复了往常的冷清。

  莫可穿着大红的新娘喜服,置身在烛火通明的祠堂,望着穆家祖先们的照片,竟有种迈不开步的感觉,或许,这就是心虚吧。

  她自嘲地扯了扯唇角。

  她拿起一旁的香点燃,插入穆良寒牌位前面的香炉,双手合十,虔诚地拜了三拜,然后跪在了蒲团上,缓缓闭上双眼,今天是她跟穆良寒的新婚之夜,她理应在这里陪他。

  也不知跪了多久,她的膝盖已经发麻,突然听到嘎吱一声,是祠堂的大门被打开了,她连忙挺起腰背,跪得规规矩矩。

  脚步声由远及近,最后停在她的身后,她犹豫着要不要回头,一阵冷风吹来,吹灭了供桌上的烛火,只剩下几点香火在黑漆漆的夜里闪烁,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寒气。

  她被突然袭来的黑暗吓了一跳,定了定神,说道,“我……我去点蜡烛……”虽然不知道背后站的那个人是谁,莫可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他一声。

  “不必了。”黑暗中,骤然响起陌生而冰冷的男声,莫可险些又被吓到,她猛然回头,瞪大了眼睛,也逐渐适应了房中的黑暗,一个高大挺拔的身躯矗立在她的面前。

  黑暗中,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,但是,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脸上戴着半张银色面具。

  藏头藏尾的,肯定来者不善。

  莫可往后退了一步,警惕地盯着他,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来做什么。”男人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,骤然伸出手,抓住她的手臂,然后猛力一拖,将她拖进了自己怀里,牢牢地禁锢住。

  她大惊失色,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干/你!”男人一手掐着她纤细的腰肢,一手捏着她的下巴,阴冷的气息就如毒蛇一般,在她的肌肤上游走,让她忍不住心惊胆战。

  “你,你说什么?”她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
  “我说,我是来替你那个死去的丈夫尽夫妻义务的,高兴么?”他冰凉的手指摩挲着她精致的锁骨,动作暧/昧极了。

  “你这个混蛋,放开我!”莫可恼羞成怒,曲起膝盖,狠狠地顶向他的小腹。

  “呵,原来还是一只小野猫,有点意思。”男人冷笑一声,迅速躲过她的攻击,然后俯身堵住了她的嘴巴,以防她大喊大叫。

  他就像一头发怒的雄狮,狂猛而霸道,惩罚似地狠狠地啃咬,她紧咬着唇瓣不想让他得逞,但是根本阻挡不了他狂暴的力道,他凶猛地攻城略地。

  她的鼻息间,全部是男人霸道的气息,他将她压在坚硬的地板上,一手抓着她的手臂固定在头顶,一手抓住她的裙裾狠狠一撕,原本开叉到小腿的旗袍,瞬间变成了开叉到大腿根。

  莫可浑身一震,心里恐慌不已,流着眼泪疯狂地挣扎,求救的声音被他堵住,全部变成了“唔唔”的声音,那只空闲的大手撩起了裙摆,探向了她的腿。

  莫可全身颤抖,大脑蓦地一片空白,眼泪哗哗地往下流,泪水滑落到两人的唇齿间,味道苦涩,他嫌恶地松开她的嘴唇。

  “哭什么?像你这种女人,没有哭泣的权利!”

  “救命啊——救命——”

  莫可嘶声大叫,换来的却是他更加狂暴的对待,他幽冷的眼眸尽是嘲讽,“喊啊,看看有没有人会来救你!”

  是的,没有人来救她,现在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根本不会有人知道,在这间密闭的祠堂里面发生了什么罪恶的事情。

  “放开我!我求求你,放开我!”她痛得浑身直颤,害怕激怒他,不敢再嘶喊,不停地求饶,只盼着他能够良心发现。

  可很快,她就知道自己错了,这个男人,根本不是人,他没有心的!他没有给她反抗的余地,冲刺了进去,撕裂般的痛狂涌而来,她眼前一黑,差点昏厥过去。

  感受到那层障碍,他的动作停滞了一瞬,紧接着又狂猛如暴风雨,邪恶地冷笑道,“修复手术做得不错,为了嫁入穆家,你还真是处心积虑啊!”

  “我没有……我是被迫的……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?”她虽然痛得动不了,但脑子还是清醒的,感受得到他对她的滔天恨意,她一边说话,一边在地板上乱摸,试图找到什么东西攻击这个男人,即使她已经不能挽回什么,但也不能让他得逞。

  “这么不老实,看来我还没有满足你!”他敏锐得可怕,一把将她的手臂抓回来,重新固定在头顶,动作也越发凌厉,撞得她眼冒金星,疼痛难忍,恨不得就此昏死过去。

  “求求你,不要在这里……”莫可气若游丝,毫无挣扎之力,既然无处可逃,她就当被狗咬了一口,可是,她不想玷污穆家祠堂,当着列祖列宗的面被这个混蛋侮辱,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恨不能就此死去。

  “这里甚好,我就是喜欢在这里,让穆家的祖宗们知道你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贱/人!”男人低沉冰冷的声音毫无情谷欠,凶狠地在她身体上驰骋,蹂/躏,撕咬,她就像风雨中飘摇的小舟,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。

  “你……畜/生!”痛苦的呜咽声从喉咙里溢出,她终是难以抵挡他的袭击,更难以抵御撕心裂肺的耻辱,眼前一黑,软软地昏死了过去。

  男人察觉到她的异样,冷哼一声,并没有因此而怜惜她,反而越发凶猛。

  天明时分,莫可被冻醒了,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,睁开双眼,刚好看到悬挂在墙壁上的穆良寒的照片,她吓了一跳,想要爬起来,双腿间撕裂的痛让她浑身一颤,昨晚被人强/暴的记忆悉数苏醒过来,如果不是浑身的疼痛提醒她,她几乎以为那是一场噩梦。

  她双手捂着脸颊,无声地哭泣。

  哭过之后,她迅速擦干眼泪,她没有忘记现在的处境,她因赎罪而嫁入穆家,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自怜自艾,也没有时间思考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,如果被人发现昨晚的事情,只会让穆家人更加讨厌她,更加恨她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更多阅读详情:http://m.qirexiaoshuo.com/book/21986/0/?ADU=10651

文章标签:想要 女人 男子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热度: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 QQ空间 微博    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阳泉生活资讯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